Amomomo

只有爱赢了

巴黎夜
文by Amo

参观完艾菲尔铁塔回到酒店,金俊勉依旧兴奋得像只兔子,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一会儿摸摸沙发,一会儿拉拉窗帘,最后停在能看到艾菲尔铁塔的巨大落地窗前不动了,又掏出相机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吴世勋也不管他,说了一声“我先去洗澡了”就进了浴室。
待吴世勋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发现金俊勉依旧站在窗前。
大概是那股子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此刻的兔子安静得像尊雕像,无声地望着窗外远处的铁塔,眼睛里倒映着点点星光。
吴世勋倒是想起从前金俊勉教给他的一句中国古文: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虽然不甚理解,但总觉得用来形容眼前人不会错。
吴世勋走过去将人揽入怀中。
“还没欣赏完呢?”
一股带着热气的薄荷沐浴乳的香味钻入鼻中。金俊勉回过神,往吴世勋怀里缩了缩。
“嗯。真的好美。”
吴世勋笑了,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哥更美。”
金俊勉心跳漏了一拍。
虽然两个人已经交往很久,但每每吴世勋说出这样出其不意的情话,金俊勉还是会心跳加速,像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子。
不愿让对方看到自己红透的脸,金俊勉把头埋进了吴世勋怀里。
“说什么呢……”语气里带着三分埋怨七分撒娇。
吴世勋也是爱惨了自家哥哥这副可人儿样,心底腾地升起一把火。
“哥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危险吗。”
金俊勉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吴世勋。
“啊……!”
伴随着一声惊呼,金俊勉整个人都被按在了落地窗上。吴世勋二话不说直接堵住了对方微张的嘴。
舌头灵活地滑进口中,舌尖扫过金俊勉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最后卷起对方的小舌头贪婪的吮吸起来。
金俊勉被吻得晕乎乎,想要去拥抱吴世勋却发现双手早已被紧紧地握住压在了玻璃上,只能难耐地扭动身体,企图让对方把自己松开一点。
只不过金俊勉似乎一直没意识到吴世勋只松松地裹着一条浴巾的事实。这一扭不要紧,吴世勋身上仅有的一块遮羞布也滑落在地。
“哥 真 是 个 小 妖 精。”
吴世勋咬牙切齿道,随即一把扒掉了金俊勉的白T,双手抚摸上那觊觎已久的身体,从蝴蝶骨到敏感的腰窝,从脖子到锁骨,最终停留在金俊勉胸前粉嫩的两点上,带着点力道揉捏玩弄起来。
金俊勉痛并快乐着,双手攀上吴世勋的脖子,踮着脚尖急切地求吻。
“西八。”
吴世勋爆了句粗,这样热情的金俊勉差点让他把持不住。
既然哥哥这么主动,不好好满足他也对不起这大好春光。吴世勋一把握住了金俊勉已然抬头的欲望。

巨大的落地窗前,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远处车水马龙,艾菲尔闪耀的灯光都与他们无关。
对于热恋中的人们来说,巴黎的夜,还很长。

end.
撩完就跑真刺激(⁎⚈᷀᷁ᴗ⚈᷀᷁⁎)

一个关于种🍓的小甜饼

文by Amo

一大清早金俊勉就被一股低气压笼罩着。
低气压的来源当然是那位不知为何又突然陷入忧郁的吴姓人士。
“呀吴世勋,快点收拾行李,晚点要赶不上飞机了。”
“……”被唠叨的人依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盯着金俊勉。
“坐那儿衣服就会自己走进行李箱吗?别指望我连你那份儿也一起收……呀!”
话还没说完,站在衣柜前的金俊勉就被一股力量从后面抱个满怀,险些与衣柜来了个亲密接触。
金俊勉叹了口气,转身回抱住垂头丧气的小狗狗。
“又怎么啦……”
小狗狗把头埋进金俊勉的颈窝,使劲地蹭来蹭去。
“我好想你。”
“我就在你面前呢……”
“不想和你分开。”
“……谁要跟你分开了……”
“金俊勉。”
“叫哥!”
“金俊勉金俊勉金俊勉……”
吴世勋耍无赖一样重复着金俊勉的名字。
金俊勉又想起那天在艾菲尔铁塔下,拍完合照的吴世勋要发ins,编辑完毕照例拿给他检查,只见屏幕上堂堂正正地躺着几个大字:和金俊勉一起。
满头黑线的金俊勉重新编辑了内容,在对方的抱怨声中发送了那条ins,心想必须找个时间和吴世勋谈谈关于辈分和敬语的问题。
只是此刻埋在自己肩头的小鬼头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金俊勉心底一软,揉了揉对方有些扎手的小寸头。
“好啦,再不收拾要迟到咯……”
“迟到就迟到,不要回去好了。”
埋在金俊勉颈窝的吴世勋突然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金俊勉吃痛险些惊叫出声。
“不要回去了,”吴世勋的嘴在金俊勉脖子上游走,“我们永远待在这里不好吗?就我们两个人……不想回去……金俊勉……”最后停留在对方的喉结上方,用力吮吸起来。
金俊勉有些难耐。知道吴世勋又在耍小孩儿脾气,但亦如从前一样,他从不舍得对这个弟弟兼恋人说什么狠话。这次巴黎行可以说是偷来的假期,今天一回去,不知何时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两人单独出来旅行。想到这里,金俊勉更加心疼自己怀里的小狗狗了。
“好……好了,会留下痕迹……嗯……”有些喘不开气。
“不管。你是我的。”
金俊勉好气又好笑,又被吴世勋撩得浑身发热。只是当下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再不快点真的要误机了。
金俊勉轻轻推开自己脖子上的毛栗子脑袋,双手捧住吴世勋委屈的小脸,用力在他的嘴唇上啵了一下,
“嗯,我是你的。”
只见吴世勋的脸光速变成了红苹果,金俊勉满意地勾起嘴角,转身走开继续收拾行李去了,留下吴世勋一脸懵逼地回味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呀金俊勉!你刚刚说了啥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end.
第一次用lof发表真的不会用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